联系我们

河北衡水胜春装裱机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衡水阜城陈集工业区
手机:13784832038
电话:0318-4837199
传真:0318-4837199
邮箱:974637164@qq.com

张喜成与机器装裱

当前位置:主页>>行业资讯

        1994年的北京,在亚太国际博览会上,昱林堂书画装裱机荣获银奖及三项国家专利。它的展示引起了北京及亚太地区的巨大轰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晚报等十数家新闻媒介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报道,顷刻间传遍了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它的非凡成功,宣告了装裱史上的一次革命,带来了书画界的福音,它的强大生命力和不可比拟的优越性,标志着泱泱中华及世界各地的装裱事业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机器装裱时代。主持这项课题研究的就是辉县市书画装裱新技术研究院院长张喜成先生。

        早在1984年,张喜成带着他的同事和儿女即开始了这个项目的实验。装裱艺术在我国有上千年的历史,历朝历代都曾涌现出不少优秀的装裱大师,但祖先流传下来的工艺流程却始终未有改变。自古道:三分画,七分裱。由此可见装裱对书画及收藏、流传等方面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旧工艺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一则时间长,裱一幅需七至十天,在今天高速发展的时代,常常有名家挥毫,要人题词,因装裱所累,久拖时日而大煞风景。二是占地方多,如没有充足墙面,便不能大数量操作,常常因场地不够再加制“活墙”,费钱费力。三则脏乱无比,一张画下墙,便留下一圈痕迹,久而久之,装裱车间的墙壁便零乱不堪,惨不忍睹,只是传统技艺如此,见怪不怪了。

        九年艰辛,九年坎坷,张喜成在1993年终于研制出我国第一台“昱林堂书画装裱机”,上述缺陷遂迎刃而解,据张先生讲:“装裱机采用现代热辐射技术,在装裱过程中,托心、托绫、复背均不上墙,在机内一次定型,单幅书画一小时即可完成,如流水作业,20分钟即可交工。按手工操作七天计算,一下子提高了上百倍,几乎是立等可取。”

        但是,在这种装裱机问世之后,开始也确有人不以为然,更有些人认为不过是日本胶纸装裱机的翻版。其实真正看到和用过昱林堂书画装裱机的人,才会发现它的各项技术功能远远超过了日本的热压装裱机。西安的李百战先生和洛阳的王明先生都说:“我们使用的昱林堂装裱机,与日本的热压装裱机不可同日而语,日本机器的装裱是不能再揭的,而我们的机器,采用的是传统的浆糊装裱,既保留了手工工艺的优点,又由于它用浆较少的柔软,更易于揭裱。”画坛巨匠黄胄先生生前曾专门将其多年珍藏的康有为四条屏及自己保存的不少创作精品,交由装裱研究院揭裱。在看到经过机器装裱后的画轴之后高兴地说:“机器装裱可以揭裱,就是完全的成功了。应该尽快推广。”中国美协副主席王琦,中国书协副主席刘炳森等名家的个人展览在昱林堂装裱连锁店装裱后,欣然命笔题辞:“书画之友”、“精益求精、好上加好”,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上述这一切,按理说张喜成可以高枕无忧了。但他毫不满足,仍在不断地根据各地的反馈信息,在做着不停的改进,并与中央电视台书画院联合举办装裱新技术学校,为国家尽快培养新型机器装裱人才,使这项新技术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并发扬光大。山高水长,月白风清,在高科技发展的时代,每一个人都会不断地接受着实践的考验,立足点越高,便越能保持源远流长,“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张喜成先生深切地明白这个道理,他所做的这一切便不难理解了。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五琦先生为我院题词国画大师黄胄先生将其珍藏的康有为书法四条屏及自己创作的多幅精品交我院揭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