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河北衡水胜春装裱机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衡水阜城陈集工业区
手机:13784832038
电话:0318-4837199
传真:0318-4837199
邮箱:974637164@qq.com

“书画郎中”妙手回春 装裱机

当前位置:主页>>行业资讯

“书画郎中”妙手回春  装裱机 书画装裱机

——访我省书画装裱协会主席胡凌波

开栏话

他们是业界翘楚,或是文化精英,他们在文化广阔的天地里深耕细作,成绩卓然,广受赞誉,是人们印象里的名家。即日起,本报推出“名人会客厅”专栏,分享他们对文化的探求和坚守,倾听他们的才情智慧,欣赏他们取得的文化成果。请读者朋友们,跟随着记者的笔触,去感受那些动人的人生故事吧!

□本报记者 张晓娟

书画择人装裱修复,就像美玉之选良工巧匠。好的装裱师不仅能让古画焕然一新,甚至还可起死回生。近日,“书画修复专家胡凌波书画文物揭裱修复展”在市博展出,庄里“书画郎中”胡凌波装裱修复文物的技能,让不少参观者叹为观止。

许是见惯了“惊讶”的眼神,在接受采访时胡凌波谦虚表示:“这就是一门手艺,其实并不神秘。古字画是不可再生的艺术品,损伤的古字画恰如明珠蒙尘,字画装裱修复技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擦亮’明珠。”

《装潢志》曾云“古迹重装如病延医”,因而装裱师在古代也称书画郎中,专给古迹字画治病,历来受到文人重视。

胡凌波出生于正定县一个书画装裱修复之家,自幼学习裱画、绘画。河北工艺美校毕业后,他放弃分配到手的铁饭碗,辞职出来创业。开办书画装裱学校,凭一手精妙的技艺吃饭。如今,他不仅担任石家庄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书画装裱协会主席,学生还遍及全国各省市县及新加坡、港澳台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

“古书画的装裱修复要根据损坏的原因、程度,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胡凌波告诉我们,目前最常见的书画损害是各种霉菌、污渍等,还有一些因存放不当,被虫吃鼠咬,水淹土埋,变成碎纸一堆,面目模糊。“为了再现原作的艺术精髓,我们得进行十几道装裱修复工序。首先是清洗,用喷壶将清水轻轻喷洒画芯,还要在霉迹处涂抹特制的中药。特别烂的作品还需要把石头、树枝、留白等碎片分门别类。接下来是揭画芯。然后开始修补。修补的过程很繁琐,先一点一点拼接,然后一块一块找补。有的地方要从纸背面隐补,有些破损处需要细补,要耐心地用手一点点推,确保修补后平整如初。还需将补上的新纸统一全色、加固、接笔等。”

胡凌波介绍,经过补残全色等工序后,最后一道是托芯,这也是恢复书画气韵的重要步骤。“许多名家都曾说,托是集洗、揭、补三者工序之大成者。而经过这些步骤,一幅古旧书画才能气色饱满、恢复如初。”步骤说起来不难,但实则不易。而且古旧书画十分珍贵,即便良工高手,也难保不会失手,这对修复师功底是一个严峻考验。

技艺繁复琐碎难度高

业界盛传,胡凌波如此厉害是因为有祖传技能和自制的“灵丹妙药”。其中一款“神水”十分了得,它可以把如同烧焦锅巴的书画残片,神奇地恢复原状。对于记者的疑问,他哈哈一笑,解释道:“哪有什么‘神水’,只不过是喜欢琢磨,把传统中药水进行了一些改良罢了。”

“痴书者工必精,痴艺者技必良。”原来,胡凌波经过数十年的教学总结,对修复中所需的清洗剂、平整剂、柔软剂、揭裱剂等,都进行了“升级改造”。他在祖传秘方基础上研制了纯天然动植物材料配方,比如加入动物肝脏粉末发酵液的揭裱剂,可使古旧书画非常容易揭裱并增加弹性和黏性;用植物熬成的药液,不但使旧纸平整柔软,而且修复后四面看不出破绽。

此外,他还创造了急救裱(一天可取)、长卷巨幅一人操作裱法、册页挖投裱等新技法,大大提高了效率和质量。还出版数部长篇专著,将成果与业内分享,广受赞誉。展厅内有他百余幅作品修复前后的对比图,如郑板桥的《兰花》、尤笠江的《人物》,修复前烂得像一堆枯树皮,但经过胡凌波之手,竟然完整一体,清晰生动,让人啧啧称赞。

尽管技艺超群,但胡凌波也自言,“现在市面上有些机裱的作品我就无能为力了。”他介绍,上世纪90年代装裱机在国内普及,大大节省人力成本,但也对书画的后期装裱修复埋下了致命的隐患。“这种作品无法揭裱,无法修复,现在很多大拍卖公司都不收,而且机裱作品传统山水的那种水墨韵味也出不来,可以说毁了一批好作品。”他告诉我们,自己早已练就“火眼金睛”:“只要看一眼古装电视剧里那些书画,就能分辨出是手工装裱还是机器装裱,因为悬挂着的感觉很不同。”

装裱工妙手覆海移山

尽管许多人开始意识到机裱的问题,也开始回归传统,但不可讳言,当下的市场仍良莠不齐。对此,胡凌波焦急地表示:“我国历史悠久,浩如烟海的古书画经过岁月洗礼,急需修复‘苏醒’过来。另一方面传统装裱修复都是师承制,由师父口传心授,专业性强不说,就业面还窄,很多人坚持不下来,致使专业人才奇缺。而且好的修复师不但要是工匠,还要是懂得书画的行家,这都不是一日之功。”

传说,张择端的名作《清明上河图》,数百年来历经诸多名家装裱。在一次装裱过程中,一位装裱师一时疏忽接错了段落。由于画卷中舟车、市肆、桥梁、街道十分密集,长期以来都没人发现。直到琉璃厂的装裱老艺人张贵桐,又一次为它装裱修复时才发现,其中有一匹驴缺了条腿。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画卷中找到了那条腿,总算把这幅弥足珍贵的名画给接顺了。由此可见,一幅书画能否流传后世,与装裱工艺的优劣,息息相关。

“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国内能达到揭裱修复级别的修复师不超过百余人,想修复好现有的古画,至少需要上百年。”大量书画资源等待装裱修复和专业人才欠缺的严重“不对称”,促使不少从业者思考和行动起来。胡凌波告诉我们,目前有些市县已经建立了装裱协会,而河北也成立了国内第一家省级装裱协会。“为解决国内书画修复人才匮乏的局面,我们还计划设立专门的文物修复技术学院,培养高素质的文物修复人才,抢救更多的文化珍宝。让传统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让匠人精神代代传承,薪火不灭。”http://www.hbzbj.cn